全球动荡——澳大利亚是否能够幸免于难?

全球动荡——澳大利亚是否能够幸免于难?

Global-volatility-are-we-immune-in-Australia

大部分人都清楚记得全球金融危机(GFC)的情况。引发这场危机的是2008年9月份美国投资银行公司雷曼兄弟的倒闭,并由此引发了一场自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性危机。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一直都在等待一个爆发的导火索,最终它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全球各国(特别是欧洲)都生活在入不敷出的日子里,生产率持续低下。美国发行各种住房抵押证券,而住房的价值则被高估。资本市场认可这种泡沫的存在,因为机构们自我担保,而评估机构们则掩盖了保险公司已经严重资金不足的风险。评估机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无辜的投资者们根本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2008年,托米诺骨牌效应开始显现,全世界开始意识到资产的面值远超过其背后的实际价值。现在,2015年即将结束(7年之后),全球的情况仍然让我们无法放松警惕。全球现金投资的利率水平仍然维持在较低水平,欧洲各国仍然在协商如何拯救欧元的垮台,美国则竭尽全力要改变零利率的状况(意味着经济开始增长),但是毫无用处。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在持续多年的狂飙突进之后,现在也熄火了。


现在到底是啥情况?

现在还有人怀疑全球股票市场已经再次步入熊市了吗?全球的情况对股票市场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好消息。澳大利亚普通股指数于2008年攀升到6800点的峰值之后,在世界金融危机期间跌落到3500点的谷底,最近则刚刚恢复到5900点,目前则回撤到5100点附近。这显示了股票市场的大幅动荡。

澳大利亚住房市场最近出现的强劲攀升(大部分在悉尼和墨尔本)似乎是投资驱动的结果。考虑到工资增长缓慢和购买力的紧绷,房产价格已经超越了价值。未来很可能出现一定的调整以实现回报率的提升。

德勤经济研究所在其最近发布的九月份简报中指出,随着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出任新总理,市场情绪转向乐观。与此相适应的是,商业和社区团体都期待这澳大利亚出台新的经济改革计划。矿业的繁荣期已经结束,全球对澳大利亚的投资意愿也日渐消退。实际上,澳大利亚的生活标准(人均可支配收入)于2011年达到顶峰,此后则处于稳定的下降通道。

因此,澳大利亚中短期所面临的挑战在于我们是否能够应对全球的剧烈变化,特别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我们需要创建一个更加多样化的经济结构,并降低我们对资源行业的依赖程度。

从短期来看,我们的挑战在于维持经济增长,并避免出现衰退(两季度负增长)。1959年到2015年,澳大利亚的平均季度增长率介于0.87%到3.48%之间(贸易经济)。2015年第二季度,我们的极度增长率只有0.20%(年化增长率为0.80%)。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其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滞后影响将开始显现出来,这说明了我们的经济正处于微秒的阶段。

请知悉,上述内容属于探讨性论文,仅代表我们对该主题的观点和想法。本文章并非研究论文,其中所采用的一些标准是普通标准。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comments below.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Twitter